“拼命三郎”白金喜:祖孙三代投身扶贫,实现大病不出县

  • 时间:
  • 浏览:59

  没有开颅定位,他就以专业理论和临床经验用皮尺定位;没有开颅动力系统,他就用双手配合传统开颅工具打开颅骨;没有脑室引流管,他就在手术台上现场改造普通引流管……这就是南沙区中医医院派驻贵州省贵定县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医生白金喜奋斗在援黔医疗一线的真实写照。

  作为第四批援黔医疗专家,白金喜从今年初接过对口帮扶的接力棒以来,在300多天时间里,累计带领贵定县人民医院医疗团队实施了近60例颅脑微创手术,开创了颅骨修补术等11项“第一例”。期间,来自湖南衡阳的他,为了加强与患者沟通,硬是用三个月时间学会了当地的贵州话,以致于在工作、家庭、生活中形成了贵州话、广州话和湖南话等“三种语言”共存共融的“奇特”生态。为了照顾家人,他还带上年迈的母亲和年仅一岁的儿子扎根贵定,上演祖孙三代人共同投身对口扶贫工作的感人故事。在对口帮扶贵定县人民医院期间,白金喜不仅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更是当地医生的教练和老师。在他的帮助下,最前沿的医疗技术、人才培养、学科建设陆续送到黔南贵定大地上,以个人力量,聚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助力当地百姓免除病痛折磨,更减除他们“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风险。

  本月22日,由南沙区对口帮扶的贵州省黔南州贵定县,作为广州市对口帮扶贵州省黔南州脱贫攻坚工作唯一代表单位,迎来了东西部扶贫协作“国考”。近日,记者专程深入贵定,对包括白金喜在内的扶贫一线干部进行了采访,听取他们在大山深处“脱贫攻坚”的奋斗故事。

  英雄谱

  白金喜:

  南沙区中医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自2019年1月起赴贵定县人民医院对口扶贫,组建神经外科专科。据不完全统计,白金喜至今已开展讲座培训17次,教学查房254人次,门诊接诊804人次, 开展手术145例,其中颅脑微创手术59例,手术带教58次;实施了第一例颅骨修补术、第一例硬脑膜修补术、第一例后颅窝减压术等多台“第一例”手术,先后引进了11项新技术,填补了贵定县神经外科手术的空白。

  拼命三郎

  随传随到24小时不关机 跑赢时间就能赢回生命

  12月10日下午6点许,记者在贵定县人民医院见到了正在整理病例资料的白金喜,准备下班的他脸上略带倦容,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同,白金喜这一天的工作,是从凌晨3点多开始的。

  “今天凌晨3点50分左右,我接到了值班同事的电话,一名47岁的男性患者因外伤导致颅内出血,出血量比较大,送至医院的时候病情危重,必须即刻进行手术。”白金喜二话不说套上衣服从宿舍赶至医院,进了手术室,三四个小时后,病人脱离危险,被推出手术室送往病房做进一步观察,白金喜心中紧绷着的弦也暂时松了下来。

  这样的急诊病人并不鲜见,从成为一名外科医生的那一刻起,白金喜就养成手机24小时不关机、晚上睡觉不调静音的习惯。“因为随时都有可能被需要。”拼命三郎白金喜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在贵定县人民医院挂职的这一年里,门诊接诊、开展手术、讲座培训、教学查房一样不漏。刚抵达贵定县的时候,每一台颅脑手术都不能少了他,他就随叫随到,前10个月由他主刀的颅脑微创手术是该院前三年此类手术总和的两倍。

  在这过程中,家人同事都不曾听过他一句抱怨,相反,对于能够用自己的专业为贵定县人民医院开展神经外科这一学科业务,他充满自豪。

  白金喜的到来,给贵定县颅脑疾病患者争取了时间,也带来了希望。

  脑卒中是贵定县域内的常见病,脑出血病人较多。在白金喜到来之前,贵定县人民医院因专业神经外科医生不足、设备短缺等原因,一直无法设立神经外科专科,更不用说开展颅脑手术了。颅脑疾病患者除了每年少数几例邀请外院专家到县医院来实施手术外,基本上都是转至百公里外的医院救治。

  “像颅内出血这一类颅脑疾病病况往往比较急,就是要和时间赛跑,耽搁了手术的最佳时机,无论是手术效果还是后期的康复治疗都会受影响。”白金喜告诉记者。在当地确诊后即刻进行手术,比将病人送往上级医院就诊手术,至少可省下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这段时间,往往是手术治疗的黄金期。

  为此,白金喜带着贵定县人民医院外一科团队从零开始,通过人员选定和培养、医疗器材的配备和改进、手术技术引进、专科知识授课和现场手术带教等一系列工作的开展,迅速组建起神经外科专科。不到一年的时间,实现团队整体技术水平提升,贵定县人民医院的骨干医生通过指导,已能独立完成部分神经外科手术。

  三种语言

  只用三个月学会用贵定方言问诊

  艰苦的工作环境、各式的疑难杂症都难不倒白金喜,然而,陌生的语言把他困住了。

  来到贵定县人民医院的第二天,白金喜就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听不懂贵定县当地的语言。这给他在进行诊疗、与病人及病人家属沟通的过程带来了极大的困扰。“我讲的他们听不懂,他们讲的我听不明白,一旦遇到紧急病情,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白金喜告诉记者,如果不能完整了解患者的真实情况,就无法精准诊断,甚至误诊。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白金喜暗下决心,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三个月学会贵定方言,和当地患者畅通交流!身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湖南人,从来没有接触过贵定方言,怎么学?白金喜尝试从最基本的日常对话开始,在与患者和同事日常交流过程中,他留心把拗口的语句记录下来,一有空闲就请教当地的同事。不到三个月,他已经能够顺畅地用当地的贵定方言进行问诊和交流了。

  三种角色

  转诊跟踪击退因病返贫 大病不出县康复到分院

  对于无数刚刚实现脱贫的家庭而言,到县外就医所面临高昂的医疗成本,往往致使家庭再度陷入贫困的漩涡中。为了啃下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这个脱贫攻坚的“硬骨头”,白金喜不断转换角色,既是主刀医生,又是学科带头人,还是家属贴心人,创造条件让病患留在本地治疗。

  12月11日一早,白金喜和同事驱车前往贵定县医疗集团云雾分院,看望三天前刚从贵定县人民医院下转至云雾分院、由他主刀手术的患者老谢。一小时左右的车程后,白金喜抵达目的地,他从手中的塑料袋中拿出白大褂套上,与云雾分院负责医生肖兰军沟通了老谢转诊后的病情记录后,直奔病房而去。

  “老谢,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能听到你就抓抓手。”在老谢的病床前,白金喜熟稔地听诊,察看患者的意识,并不时与其家属沟通患者近几天的情况。平时话不多的白金喜反复叮嘱家属:三分治疗,七分护理,平时要多帮助患者翻身、拍背、捏捏手脚,带患者出去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也要注意营养摄入。从病房出来,白金喜进一步和肖兰军分析病情,并根据最新情况给出用药建议。

  “68岁的老谢是云雾镇的农民,手术后在县里进行康复治疗,不仅患者的治疗费用要承担,家属陪同的食宿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白金喜深知老谢并不宽裕的家庭情况,考虑到他术后生命体征稳定,便同意其转诊至离家较近的云雾分院作后续康复治疗。

  转诊并不意味着甩包袱。白金喜和其他挂职干部一起组成了乡镇卫生院帮扶队伍,固定每周三分组,分别到云雾镇、昌明镇、盘江镇卫生院开展帮扶工作,作为学科带头人,采用“跟、学、班”的方式助推镇卫生院的综合服务能力提升,真正实现“大病不出县,康复到分院”。

  2019年10月30日,昌明镇打铁村村民闵先生因“不慎摔伤致头痛头晕”入住贵定县人民医院外一科,经诊断闵先生还患有喉癌根治术后病史。“按以往的医疗技术水平,这样的患者只能转往上级医院治疗。”了解到闵先生复杂的病史,以及精准扶贫贫困户的基本情况,白金喜积极完善术前检查,于一周后为闵先生进行“左侧硬膜下血肿清除术+钻孔引流术”,术后闵先生头痛头晕的症状得到了明显缓解。

  在闵先生住院期间,前来照顾的竟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这引起了白金喜的关注。通过询问,白金喜了解到,闵先生家庭困难,其爱人于8年前过世,家中仅有11岁的女儿和9岁的儿子相伴,由孩子来照顾是无奈之举。住院仅半个多月的时间,因不愿耽误孩子学习,也害怕经济上负担不起,闵先生在病情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就要求出院。理解闵先生难处的的白金喜详细做好医嘱,妥善安排闵先生出院。三天后,放心不下闵先生的白金喜赶赴位于三十公里外的闵先生住处——昌明镇移民搬迁小区进行回访,并带他前往就近的昌明镇卫生院进行手术切口换药。

  祖孙三代

  带着母亲孩子一起援黔帮扶

  在接到对口扶贫工作任务时,白金喜的孩子才刚刚满10个月,妻子也奋斗在医疗一线。“怎么办?”彼时,身在湖南老家、年迈体弱的母亲吴妈妈是白金喜唯一可以想到的人。

  令白金喜没有想到的是,得知他要前往对口扶贫的吴妈妈异常激动和兴奋,“母亲说,在我上学的时候,老家还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她深知好的医疗条件和技术对老百姓有多么重要。”为了让白金喜能够安心参与扶贫工作,吴妈妈连夜买了火车票,从湖南老家赶到贵定帮忙照顾白金喜和孙子。

  看到母亲全力克服语言障碍,适应新的环境,担负起照顾孙子的重担;想到妻子没有一丝埋怨,毫不犹豫支持他从医初心时,白金喜更加坚定投入到援黔工作中。“所有的付出只为一个目标,那就是把神经外科建设起来,把人才培养起来,把技术留下来,为脱贫攻坚贡献一份力量。”白金喜说道。

  扶贫感受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当我从患者家属接过感谢信的那一刻,一股暖流流入心田。一年的时间,我和贵定百姓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兑现了“人走了,技术要留下”的诺言。作为一名基层医疗工作者,我深知,只有时刻铭记从医的初心和使命,实实在在守护老百姓的健康,才会得到真正尊重和信任。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耿旭静、董业衡 通讯员 林丹贤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黎旭阳、耿旭静、董业衡 通讯员 李夏同、刘伟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罗嘉妮

猜你喜欢